六月

[综]捅死审神者之后 (3)

1.一个神秘的脑洞
2.私设如山
3.更新不定

第三章、被捅刀的式神

交流像是在单方面,因审神者死亡而态度尚可的一期一振在收获了新任审神者的颔首后,仅有寥寥无几的言语交流。

将沉默寡言的新任审神者送到居室后,一期一振便深行一礼,退了出去。

当他抬起头时,不出所料,庭院内草木芬芳,阳光灿烂。

走在本丸里,一期一振无视了一路上听到的刀剑们的笑声,坚定不移的走向了栗田口的院子。

一期一振略显迟疑的推开了门,入目的是一院子的藤四郎,身量不高的短刀欢呼着向他跑来。

短刀们俊俏的小脸上无不是欢欣之色,见此一期一振不再迟疑,牵起了弟弟的手。

灿金的阳光穿过人影洒在地上,这一刻美好得如同幻境。

“一期殿?”

“嗯?”一期一振应声而醒,眉眼迷茫仿佛犹在梦中。

“一期殿还是去休息一下吧,这里我来就可以了。”烛台切光忠笑着接过了他手中的扫把。

顺水推舟地松手,一期一振走到廊前坐下,不同于梦里,灰色的雾气悠悠飘荡着。

从几天前审神者死去开始,本丸里的雾气变得浓黑,灵气也变得浑浊起来。

尽管本丸的变化加重了刀剑所受的侵蚀,本丸里的气氛却轻松多了。

有一件事始终在困扰着他,那位死在锻冶所的审神者,其身上的伤痕,不属于本丸里的任何一振刀剑。

当日作为近侍的一期一振所有的记忆,也因迟迟不现身的审神者,以及浊气的侵蚀变得混乱。

梦境与现实交织,令人难辨真假。

哪怕一期一振尽最大努力去回想,也只能记起一抹墨色的剪影。

“一期尼!”出阵归来的短刀扑进了兄长的怀抱,一期一振小心地为他们揩去伤口上的血珠,深红的血迹在短刀们白皙细嫩的皮肤上显得触目惊心。

迫于前任审神者的特殊爱好,容貌俊秀的太刀大多被留在本丸里。

只能侍奉审神者,无法上战场和保护弟弟们,每每面对带伤归来的弟弟,都让这振四花太刀很是自责愧疚。

相应的,在审神者死去后,面对记忆错乱的兄长,短刀们也有着相似的自责和愧疚。

在双方的情感共鸣之下,他们不约而同地暂时忽略了某个不应存在的事物。

一个轻敏的跳跃,狐之助躲开了短刀的攻击,却没躲开一旁的太刀,被藏锋已久的太刀落在它身侧。

虽然只是削去了几根狐狸毛,但刀剑的锋芒却直指颈侧,“等等!!”

四花太刀稍一罢手,红白相间的小狐狸便小心翼翼地向一旁移去,狐狸嘴开合着:“狐之助是来通知的,有新的审神者要来了,那位大人将会接手这个本丸,包括你们哦~”

狐狸式神刚说完,一振短刀直直刺下,狐之助从腹部开始迅速漏气,未落的话音夹杂着气音,发出渗人的余音。





ps.应该是有这么凶残吧*^_^*

[综]捅死审神者之后 (2)

1.一个神秘的脑洞
2.私设如山
3.更新不定

第二章、被捅刀的刀

光线昏暗的锻冶所里,一身军装的蓝发青年也伸出了手,脱口而出的却是:“我是一期一振。粟田口吉光所作的唯一太刀。藤四郎是我的弟弟们。”

本该是对新来的同僚的介绍词,却变成了对主人的自我介绍。

随着话音落下,一期一振发现适才消失的契约联系到了承影身上,不同于他的吃惊,承影显然并不意外。

也可能是因为一期一振是第一把与承影契约的刀剑,联系也因此更加深厚,才令他知道了更多的东西。

在审神者死去后缺少灵力供应得本丸,择取了非刀剑男士之外的“外来者”——这是这座本丸传递给他的信息。

一期一振走在前方,引着这位“审神者”走出了锻冶所,黑发青年一言不发,两人不约而同地无视了身后审神者死不瞑目的尸体。

本丸里弥漫着雾气,灵力凝结的微小水滴呈现出灰暗的颜色,干扰着行人视线。

将要行至审神者的住处,黑发青年突然停下了脚步,同时阻止了引路人的脚步。

手臂上传来的力道不容置疑,一期一振疑惑地看向承影,却见黑发青年比了个噤声的手势。

“去死吧!”
“哈哈~我在上面哦~ ”

随即响起的是刀剑的碰撞声,两振短刀分别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刺下,短刀的机动赋予了小天狗和蓝发少年绝佳的速度。

倘若被刺中,始终被留在本丸中的——练度极低的太刀自然比不上练度较高的短刀,必然会重伤。

一期一振对此心知肚明,但他并不感到伤心,只是有些意外。

毕竟平时走在前方的一直是那位已死的审神者,为了彰显自己的地位,审神者不会允许任何一把刀剑走在他身侧,而今天,他是为了给这位新的审神者抑或是刀剑领路。

到底是太近了,用力斩下的刀风划过水色短发,留下轻微的划痕,一缕碎发掉到地上。

随手抹去伤口上的血珠,一期一振注视着两柄短刀离开的方向,他们遁走的速度都很快,只留下了深蓝色和浅红色的两道残影。

一期一振顺势挂起了优雅温柔的笑容,为黑发青年介绍,将短刀忍无可忍得刺杀扭曲成了为新的审神者演示能力:“那是小夜左文字和今剑,练度很高,都是有用的短刀。”

刻意加重了“有用”二字,这令承影想起了那位死去的审神者。

虽然面对锻刀炉的审神者看不到剑影,但站在审神者身后的一期一振肯定是看到了,他本可以出言提醒或反击,是为什么沉默呢?

那么作为刀剑,理应护主的一期一振却视若无睹,是因为那句审神者不经意间说出的心里话吗?
“如果还是无用的短刀的话,就干脆碎刀好了!”

看着一期一振这无视弟弟们明显的杀意,一心想要保护亲人的样子。
承影无声感叹,真是个好哥哥啊!

ps.
   本来想写一期尼惨遭弟弟捅刀重伤的,结果只写了轻伤,所以我觉得我对一期尼是真爱!

[综]捅死审神者之后 (1)

1.一个神秘的脑洞
2.私设如山
3.更新不定

第一章、捅刀的刀

起初,是火和铁。

木炭、玉钢、冷却材、砥石……

锻刀的材料被挨个扔进火炉,委托符消失在刀匠手中。

火焰蒸腾而上,橘红色的焰光起伏不定。

审神者正站在炉边,目光来回巡视着被火焰填满的锻冶所,矮小的刀匠面无表情。

一时间,空气中只剩下了细微的呼吸声,随时间变长,从安静发酵成了沉寂。

容貌清秀的审神者转过身,把穿着整齐军装的青年压到了墙上,青年水蓝色的发尾在火光照映下隐隐泛红,双眼半阖,下意识想要推开审神者。

娇生惯养的审神者自然比不过刀剑的力量,被推开的审神者歪头笑了笑,心中燃起了更深的不甘与征服欲。

于是审神者伸手捉了青年的衣摆,神色无辜:“一期不想和我玩吗?那我去和藤四郎们玩吧,退和乱他们会喜欢的。”

审神者顺势自顾自地点了点头,却是朝着刀解池的方向。

一期一振注视着审神者,少年在火光照耀下面目狞狰,眼眶微红,呈现出奇妙的感情,那是浓烈的占有欲,以及……不容错认的恶意。

审神者拽着青年的衣服,慢慢加大了力道,青年没有出声,而是顺从地垂下了头,默许了审神者的冒犯,姿态无声且诱人。

外套飘落在地,镶嵌的皮革和金属撞击在地砖上,发出清脆的响声,却没能吸引到主人的关注。

一朵花悄然坠下,光芒四射,打断了审神者的行为,不悦的审神者转过身,如果还是无用的短刀的话,就干脆碎刀好了,审神者这么想着。

出乎审神者意料,一身黑衣的青年出现在他面前,长发束在脑后,眸若点漆,姿容俊秀,腰间佩着一柄长剑,剑藏在剑鞘中看不分明。

审神者看着气质沉静的青年,走上前去,脸上绽出了天真无邪的微笑,“你是时之政府新实装的刀剑男士吗?你叫什么名字?”

黑发青年并不言语,只是点了点头。
审神者愉悦于这未知的惊喜,想要伸手递出订下契约,却发现眼前人失去了踪迹。

下一刻,审神者的血四溅而出,从后往前穿心而过,在空中勾勒出了一柄剑。

这是不同于日本刀剑的样式,剑身古朴,剑光却令人惊艳。

审神者身后的青年露出了身影,他抽出手中剑,看也不看倒下的尸体,走向了已经穿戴整齐的一期一振。

黑发青年步履从容,长发在身后轻轻摇曳,率先伸出了手:“承影,剑名承影,有影无形之剑。”